夏天的细碎回忆,拼成岁月的风吹向你

味道只能留存一阵子,但某些记忆可以留存一辈子,只是时间相隔越久回忆会变得愈发细碎难理,走到一辈子尽头的那一天依然会记得的片段,一定是生命里最深刻的印记。

深夜君

正文 -

夜晚嘴闲去买炸鸡,秋夜寒凉沁入肌肤,恍然夏天悄摸逝去。最爱的季节是夏天与冬天,最快乐的童年也留在夏天与冬天,因为暑假与寒假总有大把的时间去浪费,春季与秋季印象却是寥寥,时间都在学校里缓缓流逝。

夏天的快乐很多,零零总总汇成记忆的汪流,在成年后恣意泛滥,总在脆弱痛苦的时候突然冒出。啊,曾经我那么容易满足并且快乐呀!印象里,槐花熟了,夏天也要开始了。常常和伙伴在村里巡逻,寻找枝繁花盛的槐花树,三下五除二爬上去,撸一把槐花,塞进嘴里,甜津可口,正餐也不用吃了,槐花就够吃饱了。多余的槐花带回家交给奶奶,晾干了蒸包子或者包饺子,然而孩时并不喜欢,总觉得枯黄的槐花味道怪怪的,还是鲜嫩的槐花甜蜜好吃。

槐花落,麦子还正半生不熟,喜欢和伙伴跑去麦地玩耍。地里有口井,此时农家菜地才种了各种蔬菜,需要浇水,井水天天放着,我们喜欢去井边玩。玩累了,撸几把青麦,生个火堆,开始烤麦子吃。闻到焦香,迫不及待把麦粒在手里揉搓,去掉麦壳,送进嘴里,焦嫩多汁。青麦不用烧,直接揉搓去壳吃也好吃,特有的清香,是童年最好的零食。

五月中旬,大概端午前后,是麦子成熟的季节,家家户户开始忙碌。也去帮父母收麦,割麦机突突冒烟,收割一行又一行,满仓了,车下铺张大棚,周围的农户都来帮忙用袋子盛装从车里送出的麦子,阳光下叔叔阿姨黝黑的脸庞挂着亮晶晶的汗珠,美好而真实。人小帮不了什么忙,多是帮忙把装麦的袋子封上口,就瘫在麦堆里晒太阳,应该有吃什么吧。眯眼看着远处割麦机突突冒烟,嗅着阳光下蒸腾着的暖烘烘的甜蜜麦香,慢慢阖上双眼,父母在广阔麦田里忙碌的身影慢慢模糊,做了一个香甜美妙的好梦。

夏天的细碎回忆,拼成岁月的风吹向你

盛夏,各种瓜果蔬菜都熟了,黄瓜、豆角、番茄是我们那里常种的蔬菜,也是夏天我们一群小娃子的天然口粮。去谁家地里,摘来幼嫩还未成熟的黄瓜,放在井水里冲一冲,咬上一口,清凉脆生,麻津了舌尖。

豆角是万非得以才会去摘的,嫩豆角还可以下咽,有点儿甜,老豆角不行,硬硬的不好吃,母亲一到春天就会种上豆角,夏天几乎顿顿都有炒豆角,每次过夏都要吃豆角吃伤

菜地里最受欢迎的是番茄,酸酸甜甜的,几个小孩一起出动摘来数量可观的小番茄,在井水里冲完,聚在一起,谈天说地,塞进嘴里一个小番茄,好不快乐。

夏天的水果代表是西瓜和葡萄。西瓜不用多说,中国人的夏日消暑必备,到了夏天,家里总会买来一大袋西瓜,放在地下室,随吃随取。午餐常常一碗捞面条,一半大西瓜,再来几瓣小蒜,夏天的快乐达到顶峰,这该死的生活怎么这么舒服哇,好想一直沉沦于此不要长大。

很多人家会在院子墙边种上一两株葡萄,夏天葡萄成熟,攀过院墙露在外面的葡萄就成为了我们的猎物。一群人顶着大太阳满村子的巡视,看到哪里有葡萄,就想尽办法摘下来尝几口,每家种的葡萄好孬不一,偶尔吃到硕大酸甜的好葡萄,会幸福半天。

夏天天然的肉食是知了、蚂蚱和蜻蜓。常常一群伙伴结群找知了,找到了放在火里一烧,闻到肉的焦香就可以剥壳吃了,也会在傍晚蜻蜓成群飞舞时,拿上大扫帚去拍蜻蜓,抓来的蜻蜓玩腻了就烧了吃,肉少而咸咸的,和知了口感很像。蚂蚱很少吃,都是抓来了玩,玩腻了弄死或者放了,抓住蚂蚱仔细观察其嘴脸,恐怖如里的外星人,还会吐绿水,恶心至极。也会和伙伴们寻找水源去抓鱼,不过很少抓到,抓到了也是小小的鱼苗,吃不成养几天也很快死了。

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,炎热的夏天都是在房顶铺上席子对付过去。那时候星星很多,总要痴痴盯上一会儿星星,幻想一两个故事,才会伴着虫鸣安然入睡,第二天又在太阳公公烧着的时候起床。现在哦,睡眠不再规律,嗜好重油重辣,亲近自然越来越少,生活好像有点儿麻木了,愈发多的时间感怀过去,这大概是成长必然会经历的吧。

文 / 李亚汝

BGM / 少年锦时 - 赵雷

3、深夜谈吃不是商业机构,没什么收入,支付不了稿酬,还请见谅

本系新闻·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槐花

槐花指豆科植物槐的花及花蕾,夏季花开放或花蕾形成时采收,及时干燥,除去枝、梗及杂质。前者习称“槐花”,后者习称“槐米”。夏花开放时采收,称为“槐花”。采收后除去花序的枝、梗及杂质,及时干燥,生用、炒用或炒炭用。中国各地区产,以黄土高原和华北平原为多。槐花是温带树种,喜欢光,喜干冷气候,但在高温高湿的华南也能生长。要求深厚、排水良好的土壤,石灰性土、中性土及酸性土壤均可生长,在干燥、贫瘠的低洼处生长不良。能耐烟尘,适应城市环境。深根性,萌芽力不强,生长中速,寿命很长。

Copyright © 2018 利来国际在线利来国际在线-利来国际网-利来国际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